Lorraine (廣州、深圳、日本單雙板滑雪教練)

你好,我是來自香港的單雙板滑雪教練 Lorraine,朋友也會叫我寶寶、阿B。我可以用廣東話、英文、中文來教學。我主要任教的滑雪場有廣州融創、深圳卡魯冰雪世界以及日本,但也會帶團到歐洲加美加。曾經教過的學生年齡範圍由二歲到八十多歲。

我的教學抱負是要成為一個 「對的起學生付學費的教練」。

以下是我持有的証照:

  • 加拿大 CSIA 雙板 Ski 教練 3 級教學
  • 加拿大 CASI 單板教練 2 級
  • 紐西蘭 NZSIA 雙板自由式 Free Ski 1級
  • 紐西蘭 NZSIA 兒童教學証書
  • 加拿大雪崩拯救 1 級
  • 中國國職滑雪指導員五級
  • 中國大眾滑雪技術等級認證考官
  • 單/雙板調鞋師

為甚麼我會一直進修?

在我的滑雪路上,我曾經跟隨過很多優秀的 Trainer 學習,像 Josh Duncan Smith,Reilly Mcglashan, Pepper Baron,Jamie Jack,Betsy Linell, Annina De Biasi, Guy Dale, Geri Tumbasz, Mellen Jay. 他們大部份都是該體系的 interski team,還有很多… 我為自己定下一個目標,就是每年最小要花一個月在進修培訓上。

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,不說我實打實付出去的學費,單是放棄不教課,拿來進修的日子就少了好多收入。但滑雪技術、人體工學、裝備的科技,一直每一年都在進步,所以這也是為甚麼一個負責任的教練,會一直在進修。

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。我的進步比誰都大,從2022年開始,到現在滿打滿算也才2年多的時間,我的水平從一級合格線,到三級考過一半了。作為一個年紀大、身型豐滿的教練來說,參加培訓把我從一個普通人,在短時間內帶到比別人高的程度。基本上我有可能比普通人更弱,最少我穿著單板是很難 Heel Side 站起來的…

起步點很低很貼地的好處,是會比別人都懂教,因為基乎所有學生會經歷的問題,我都經歷了一遍!哈哈哈😆 所以基本上看到那問題很容易就能明白學生卡在那一點。而且說實話,我都可以滑成這樣,我的學生肯定能呀!

國內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,2022年他們直接沒想要和你說話,2024年我考過了三級滑行後,就突然很多人會跑來和你打招呼、請吃飯。

有一次我和另一位 NZ 單板滿級的教練在討論自己卡住的點時,他說了一句,我也一直都出現糾結的情況,中間卡了好久,現在我教的好,應該是因為我當時遇上太多的糾結了,所以很會幫學生解決。

另一個一直學習的好處是,當你一直進修,對滑雪的概念、理論、滑行技巧有更深體會後,便會發現,很多時候低級教練教的,其實都是錯的。

2024年一月初我在二世古跟著加拿大 CSIA 大佬 Guy Dale(CSIA Level 4,CSIA Level 4 CC,CSIA Interski Team Member 2023,CSCF Level 3,APSI Level 4)上課的時候,我發現了原來我一直把一些基本的轉腿動作做錯了,基本上不止是我,全班人都做錯了!當時我不經意的說句:「這是我從前的教練教的呀!」然後他說了一句:「那不是你的教練有意教錯的,只是他的水平還沒到,所以教不了對的。」

的確,2022年以前,雖然早早就過了一級教練資格,但其實一直都進步不了,中間找過不同的、看起來滑的比我好的人,其實都沒有幫助,直到我差不多要放棄,把 ski 就放在那兒時,我跟著彤上了一節課,當時突然就突破了。那時她說了一句,你的問題給任何一個二級半以上的教練都能輕鬆解決。

改壞動作的過程是漫長而痛苦的,說實話,初學階段建立的壞動作影響太大了,直到現在我都在改!所以為甚麼我不想讓我的學生經歷那些痛苦。

當然,直接跟著退役專業運動員去練習也是可以,只是他們的身體素質是我們拍馬也追不了的。所以對他們來說很輕鬆的事,我們其實要花大氣力才做到,也有時候,他們從小就在滑在練,所以很多基本動作其實已經在骨子裡了,所以很難在教我們時說出來,但缺了那一塊,就等於房子缺了房角石,基礎不穩的情況下如何能輕鬆進階呢?

我希望成為的,是一個能帶領普通人達到普通人能達到的頂端,專業的水平要練的太刻苦,如果能有別的方法混口飯吃,都不建議這麼苦。

一個好的教練,不止是學生覺的你好,是別的教練也覺的你好

學生是一張白紙,他們其實不懂一位教練教的好不好,初級的教練可能沒有教的很好,但服務好,學生也就會覺的他很好。

但懂行的人就懂。所以有時候,有些學生來了我這,從學生的滑行水平,就反映了他的教練水平,有些不會教的教練,教出來的學生會讓下一位教練改的吐血,相反,如果上一位教練教的好,接手的教練就會教的如沐春風。

你不知道我在收到這句話時有多激動,太半夜的都睡不著了!一直在那跳來跳去!這位教練很好,很有耐心,也是 NZ 2 級,所以有一定水平,是一位我很放心將學生轉介給他的優質教練,能得到他的認可我當時可樂瘋了!

上面是我們一雙14歲雙生子在我們訓練完後考到一級教練証時的相片和家長的信息 (對的,14歲就能考國際一級的教練証,整個過程其實對一些沒面對過社會的小朋友來說是十分好的培訓。一則考取一級教練其實需要很短,國外的話,零基礎到考到一級教練就三週便可以了。二則滑雪真的很好玩,在玩樂中學習是一件很輕鬆的事,三則在教練培訓中可以讓孩子建立很好的邏輯思維、清晰有條理的溝通技巧,也因為他們需要真的試著教一節課,也很能建立他們的自信。

上面是我作為滑雪教練的另一個里程碑,學生在加拿大當地考到二級教練!(不是在中國和日本考的哦)!在國外我們很多時候會聽到一句話:新手和一級教練的分別是甚麼?三天!(三天是指他們去考試的三天,加拿大一級教練考試如果不用配翻譯的話是三天的考試)。

二級教練是真的開始有要求了,考官們在考試時不會像一級時花那麼大氣力去幫助學生通過,但還是會努力的去幫他們一點點。所以能過的,通常都有一定水平。

最少一級教練可以在台灣小叮噹那種滑雪場考,二級最少也要有 ungroom 和一定鈄度,我當年的二級訓練是在紐西蘭 Treble Cone,那些雪道呀… 可鈄了。雖然加拿大二級也首創先河在廣州室內場開課了。

所以現在大家除了証書幾級,也開始看他是在那兒拿到的了。所以你能明白當我們的學生在加拿大拿到二級可是實打實的技能呢!如果能找教練的教練上課,那你可以節省很多時間精神心力。

我希望我和我的團隊能成為那個為你省時省力省錢的滑雪教練。

也許有時候你會聽一些人說,二級、三級教練也就那樣,但如果你連”就那樣”的教練級別也考不到,其實就…

我和我的團隊會在那提供滑雪教學服務?